谢淮

微博@淮安谢公子 瓶邪/息白/九缥大叔组迷妹/北九州坑底重症不治,葵花爱好者欢迎来扰

【瓶邪】一醉沙城晚(小料放出混个更)

黯岚山脉古戈壁,二道客栈这会儿正热闹得很。
客栈本来在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一年到头没几个人光顾。往来一两个苦命人,都是闷声灌下一两青阳魂就急匆匆上了路,大概也只有黑风暴来临的时候,才能让人想起这里有个避难所。
小二在客人中穿梭,这支不知从哪里来的商队这两日间把小小的客栈挤得满满当当,可忙坏了他这个跑腿的。大堂里笼统五六张桌子,已经被他们占去大半,伙夫们围坐在一圈开了赌局,行商们也围坐在一起,熙熙攘攘的听不清在说些什么。快到正午了,天气很热。他抓起搭在肩上的手巾擦了擦额上的汗,看见门外视线所及的远方出现了一骑黑马。他眨了眨眼,反应过来马上还坐了个人,这是有客人来了。
“小二,上酒!”东桌一个醉醺醺的客人...

所以还是欢迎大家来买啦!!

棣杏:

发个成品预览

补充说明一下:
因为爆字数所以成本上升,不再做无料而是做小料,价格5元
总数量一共20本,领完就没有了
摊位请认准西泠斜对门组

【瓶邪】石人笑 520贺文

我一进门,小哥又不在屋里。桌上拿水杯压了一张字条,我拿起来看了一下,然后抬头瞅了瞅门外泛晴的天气。

闷油瓶是一个很老派的人。即使有了手机,他还是更习惯给我留张字条。以前没怎么注意,闷油瓶的字其实很好看,是不太张扬的行书,在必要的时候大概还能伪装成某个新兴的书法家。

我把字条压回水杯下,进厨房去准备今天的晚饭。


雨村不只有瀑布,还有雨师庙,庙里一直是个老头管着,人气说旺不旺,说颓不颓。虽然雨村的雨不是真雨,村里人到底还是对雨神有一种特殊的尊敬,因此寺庙里也还是时常会有人去参拜。

闷油瓶对雨师庙感兴趣,有时候回去和庙里的老头一起在庙门口坐着,一坐就是一天。我开始的时候跟着去,蹲在边上抽...

【题外话】关于九州瓶邪无料

因为页数超过的原因,这次我和镜镜的瓶邪九州无料可能会变成5元小料,印量是20本,不晓得大家介意吗(:3▓▒

[盗笔/瓶邪/宣传]双人合作“九州瓶邪crossover”无料

欢迎来领www

棣杏:

封面试阅(具体见成品):



校对:


羊子 @羊子 


布偶 @布偶_瓶邪再战百年 


苗支 @麋鹿行空 



排版:


君君  



封面题字:


林林  @marblemarch 



内容试阅:


《天霸绝枪》BY.棣杏

汪汪叫眯起眼睛,问:“你降还是不降?”
我笑道:“不降。”
伴随着落下的话音,一杆长枪从我身旁刺出,黎簇低吼一声...

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一点东西

“你的兵不够。”

“我只有一百个人,这一百个人都是天驱。而你有几万的兵。你知道我们是必败的。”息衍握住刀柄,拍马向前,“知道你和狮子的差别吗?”

白毅没有回话。

“你的兵知道你一定会赢,所以他们跟着你。但是狮子的那群疯狗,他们是跟着狮子,是死是活都没关系,所以你对上狮子,然后你败了。”息衍自顾自地说下去,“那我的兵呢?”

“他们是来送死。”白毅接下去。

“天驱从来不怕死。我的一百个人,只要撑到我杀了你就够了。至于回不回得去,我们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。我的计划告诉你了,白大将军,来杀我吗?”

白毅陡然拍马,白秋练吃痛长嘶一声,直冲息衍而去!

“你还是这么自大!”息衍猛抖缰绳,黑白两...

【瓶邪】旅人9

路上,吴邪才得以详详细细把山谷里发生的事给胖子好好交代了。一边赶路,一边唠嗑,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他们到大营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被一个士兵以“军营重地,闲人勿入”为由给拦了下来。

“小兄弟,通融一下。我这哥们儿有急事要找你们这一个叫张启山的人,不知道你认不认得?”胖子看着自来熟,上前把一个银毫悄悄塞进士兵手心里。这个士兵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样子,正是精忠报国的年纪,厌恶的瞥了一眼胖子手里的银毫,不带感情地回答:“张大帅不是你们这种人想见就能见的,我劝你们不要想着贿赂军人,赶紧离开,不然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胖子被他一眼瞪得十分不忿,正打算发作,吴邪从背后扯住了他的一角,错身切到他前面去,挡在...

© 谢淮 / Powered by LOFTER